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霜若中文 > 历史 > 孟婆洒了汤 > 第十八章 蓦然圣旨到 东坡离黄州

孟婆洒了汤 第十八章 蓦然圣旨到 东坡离黄州

作者:喜力长弓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10-17 04:43:48 来源:追书神器

  苏轼见张懿笑的奇怪,便问道:“贤弟能猜到上面写了什么?”

  张懿道:“我之前不就提过,近期会招你回去。是汝州还是汴京?”

  苏轼道:“汝州”

  张懿问道:“是否为平调?”

  苏轼道:“正是,还是去任这团练副使。你怎么会知道?对,不能问!那你告诉我是福是祸总行吧?”

  张懿道:“祸福参半啊!我就两点建议,哥哥务必依了我!”

  苏轼慎重点头。

  张懿继续道:“第一,能拖则拖。第二,苏遁留下不能带走。”

  苏轼踌躇道:“干儿留在黄州倒是无妨,但我拖着不走恐怕难以做到。一旦朝廷怪罪下来,后果岂不是更为严重?”

  张懿想了想说道:“现在正好是冬天,外面天寒地冻也不方便赶路。你先拖到来年开春再说。毕竟一大家子十数口人,收拾也得需要时日不是?官家或许只是不想让你在一个地方舒舒服服地闲着,所以才把你调到附近等候差遣。”

  苏轼听张懿分析的在理,便点了点头问道:“贤弟可愿随我一同去那汝州?若能有你在我身边陪伴,这日子也不觉得怎么难熬。”

  张懿笑道:“哥哥抬举了。不过你这寂寞空虚难熬的清闲日子却过不了太久了!我年岁尚幼,暂时还帮不到什么大忙。待我年长些定会去投奔哥哥。”

  苏轼开心道:“不随我也罢,托贤弟吉言。希望这次能柳暗花明又一村。”

  张懿问苏轼道:“我想先问哥哥要个态度。假如皇上身体出了问题,哥哥以为谁会继位?你又将如何自处?”

  苏轼吓得差点从凳子上蹦起来!赶紧四周看了看,见没别人听到才悄声骂道:“你这小混账,怎么什么都敢乱说?万一让别人听去并上报朝廷,届时你自己乃至全家都会死无全尸,就连我也会受到牵连!”

  张懿翻了个白眼道:“哪有什么别人?我就见不得你们这些做官的如此胆小。假设一下而已,这关乎你将来的仕途。”

  苏轼擦了擦头上的汗。他近来却实听友人提起过官家的身体状况不大好,但并未多想。然而现在听张懿往这个方向一带却吓了一跳。静静思考了一阵,悄声道:“若是近期天崩了,还真说不好谁能得到这大宝。几位龙子均过于年幼,尚有两位王爷也不是没有可能。这。。。。。。”说到这里,苏轼挺直了身体继续说道:“管他是谁,做臣子仅需做好本分即可。凡事只要当得起‘忠君爱民’这四字便可无愧于天地。”

  张懿见苏轼说的磊落,却露出一丝轻笑,问道:“敢问哥哥一句,若拿一位丞相和一位知县对比,两人皆为忠君爱民,何者为重?”

  苏轼答道:“蜀汉昭烈帝刘备有云,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所以苏某为官,只分善恶,不论轻重。”

  张懿又问:“哥哥不要闪烁躲避,若丞相之小善与知县之大善皆为善举,两者对比,何者利大?”

  苏轼想了想,不得不正面回答道:“当是丞相小善利大。”

  张懿笑道:“那不就清楚了吗?若要忠君爱民,应先置自身于位高权重处,方能显大忠,施大爱。若只顾自身名声而一味清高,一个团练副使于百姓能有多大帮助?”

  苏轼听他说的在理,回想起前尘旧事逐渐陷入沉思之中。

  张懿却不给他怀旧的机会,继续说道:“其实不论谁来登顶,都不会是因为你这副团练的拥立之功。所以当下哥哥你只需能拖多久就拖多久,能走多慢就走多慢。只需拖够了时日便能否极泰来。我只是担心将来哥哥又犯了那文人病。”

  苏轼听得似懂非懂,只好追问:“你这小子,怎么说起话来一副老气横秋?若是想说便说透了。”

  张懿苦笑道:“我也猜不准,如何能说得透?当前只能给哥哥一个忠告,希望将来你做起事来能记得我今日建议。”

  苏轼正色道:“贤弟请明说。”

  张懿道:“无论变法还是守旧,不要轻易选择,需中立时则中立,需摇摆时则摇摆。”

  苏轼诧道:“你莫不是叫我做那见风使舵之徒?这可恕难从命。。。。。”

  张懿打断了正要义正言辞滔滔不绝讲下去的苏轼。厉声问道:“哥哥难道这么快就忘了刚才我讲的道理吗?一个懂得见风使舵的宰相远比一个高风亮节的知县有用的多。你若想忠君爱民,首先应确保是你自己坐在那个位高权重的位置上,而不是让你的政敌坐在那里。”

  苏轼是第一次见这义弟以这种态度和自己说话,再仔细一想自己因何被贬至此地,心中瞬间有了领悟。于是点了点头。

  三个月之后。

  此时苏轼已举家收拾妥当准备赶赴汝州。只留下了爱妾王朝云和幼子苏遁。

  张懿也拿到了第一笔分红钱共计436贯。他又找潘革预支了600贯,凑足了1000贯拿给了苏轼。

  苏轼见义弟慷慨甚感欣慰,他对张懿说道:“贤弟给我这么些银钱,我此行是去赴任又不是去经商。带这么多钱在身边除了让拉车的牲口受累之外还能做甚?”

  张懿道:“哥哥此行前途尚不明朗,当穷家富路多带些钱以防万一。若是遇到有人刁难,只需几吊钱砸将过去,定会化险为夷。”

  苏轼听他说的有趣,却也看得出张懿脸上流露出的不舍。两人又扯了些闲话,最后苏轼只收下了一半的银钱。剩下的推说留着让张懿帮忙照顾好妻儿。

  苏轼离开黄州之日,诸位好友纷纷赶来送行。结果就形成了一种有趣的局面:苏轼一家连同家丁不足二十人,而送行的友人却不止五十。这足以证明这几年苏轼在黄州的口碑有多好。

  一行人浩浩荡荡一路向北走去。众友人陆续与苏轼闲叙几句之后就道别离开,紧接着又有下一组人继续。。。。。就这样边送边聊,几乎把苏轼从黄州送到了光州。

  苏轼走了,黄州都似乎显得空洞了很多。还好有新开业的润贤大酒楼。这家酒楼自打开业之后就宾客络绎不绝。

  别家饭店除了面条、馒头以外只能提供有数几道炖菜。但是这里却不同,这里的菜品仿佛来自于另一个国度,提供一类叫“炒菜”的食物,细数起来却有数十种。客人来了之后根据“菜单”上那些奇怪却又生动的菜名去点菜。一旦点选好菜品,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一盘接着一盘菜肴端上桌来。其中梳菜爽脆可口,荤菜香嫩多汁。每一位品尝过炒菜的客人,对其评级都是赞不绝口。没用几天就传遍了整个黄州城,甚至城外周边的富户也会不辞辛苦大老远跑过来,只为了见识一下这被吹得神乎其神的“炒菜”。

  张懿明白,若是论起炖肉、熬汤之类技术,虽然自己也可以弄出一些新颖的花样出来,但却一定远不如用“炒”的效果好。炒菜是这里人从没见过的东西,烹饪速度还快。这样既能保证种类繁多,同时上菜速度也能供得上来。另外还有一点好处,炒菜可以最大限度的让食物的香味飘散出去,吸引更多人的好奇心。

  这润贤大酒楼的后厨相当神秘。总有人也想跑进厨房去看看这菜究竟是如何炒出来的,结果一定是会被劝阻;有人不死心,想等到打烊后拦下个厨子一问究竟,却也从没问到有用的信息。

  为了保护“知识产权”,张懿早就同陈慥一起研究过很多对策。厨房内的核心人员与张懿均为师徒关系。古代人对于教授自己绝艺的师傅是相当尊重的。这在精神层面让他们不会轻易背叛。

  另外,还与这些人立有5年以上长期契约。厨子们每月“工资”很低但是“年终奖”很高。整个契约期满后还能拿到一笔巨额“奖金”。这是从经济方面降低了他们的背叛几率。

  这就保证了酒楼的绝对垄断地位。想吃炒菜只能来润贤大酒楼,客满就只能等。

  就这样,不到几个月的时间,润贤大酒楼的口碑就以黄州为中心成放射状向四周延伸了出去。

  从此,外地来黄州品尝炒菜的人越来越多。

  东坡居士虽然走了,带走了一些文气。

  润贤大酒楼却出名了,带来了更多的人气与菜香气。还更别提那些从润贤酒庄中飘散出来的酒香气!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