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霜若中文 > 玄幻 > 苗乡轶事 > 第24章 告别初中

苗乡轶事 第24章 告别初中

作者:苗家汉子龙叔叔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10-17 04:39:17 来源:追书神器

  中考结束当天,龙逸峰记忆深刻。

  那天下着细雨,学校专门请两个卧铺车往返县城和镇里,接送初三中考的学生们。龙逸峰和肖静早早上车,找一个靠窗的位置并排躺下来,等待开车。同学们陆陆续续上车,带队考试的老师们也一个个上车。

  车上热热闹闹地,大家谈论着考试的结果和以后的计划和打算。

  从聊天的内容不难看出,以后的日子里,有一部分学生又要踏入打工的热潮中。当然,也有一部分要继续自己的学业。他们没有意识到,从这一刻起,也许他们的人生命运就是各种不同的人生状态。

  带队的老实中间有位是老校长,退休以后学校返聘担任教师。他看着兴致勃勃的同学们,颇有感触地说:

  “人说三岁看到老,我觉得也不尽然。但是,初中时期的抉择能看出一个人的生活变化。莫说去打工的人在外面成功的几率有多渺茫,就算是你们这些选择继续读书的同学之中,也终将分为三六九等。你们当中有的到高中以后还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有的潜力已经挖掘完,即使上高中也只能普普通通,成绩一般,没有太多的潜力可以挖掘了。”

  同学们觉得很好奇,纷纷向他打听关于自己的潜力问题。老校长又说:

  “人的一生,一半是命运,一半考天赋和努力。命运的部分我们不能去改变和研究,天赋可以去挖掘。这些基本上都是人力难以去彻底改变的。我们还可以努力去实现一些东西,或者通过明智的选择去改变一下我们的处境。废话不多说哈,我觉得上高中以后能力较大的同学有你、你、你,还有你和他。”

  他一边指着五个同学一边说。大家注意到,龙逸峰和肖静都被点到了,其余三个分别是尹志勇和田秀兵,另外一个是一个秀气的女生,叫杨孟琴,和肖静的关系还不错。众人将信将疑,但都对这五个同学羡慕不已。

  所有的同学和老实都上车,汽车准备出发。这时,本次带队的副校长田发松老师站起来说:“同学们,刚听到一个不幸的消息,我们学校的钟老师已经在下午因病离世,定在周日下葬。因正好遇上周末,学校和家属都沟通好,灵堂可能就设在咱们学校的教室内。在我们这一届的同学里面,有很多是钟老师的学生,回到学校以后,希望大家可以去看他最后一眼。”

  车内一下子就安静起来。

  在车上的,除老师和驾驶员,基本上都是钟老师带过的学生,虽然他只给大家上过一年的课,他教的也不算重点课程,但很多同学心中,对钟老师的印象很深刻。钟老师为人比较低调,个子很高,上课的内容很生动。最令大家印象深刻的是,他爱喝酒。有时候还带着酒气来上学。不管出于起码的尊重,还是对老师的缅怀,此时同学们的情绪都不高,有的悄悄地回忆起钟老师的平生,还有他说讲述的课程,以及与老师之间所发生的点点滴滴,心情沉重。

  从县里回到镇上的路很烂,路面没有硬化,全部是泥土,正好遇到雨天,就更加难走。汽车走走停停,终于在傍晚五点过到镇上。很多镇里的同学下车,肖静也下车了,大家商议好明天去看钟老师最后一眼。

  第二天,周末。

  同学们聚集在一起,来到学校的礼堂瞻仰钟老师的遗容,几个多愁善感的女生还哭出声音来。看着老师的遗照,龙逸峰也深感唏嘘。虽然与钟老师接触很少,但毕竟是自己的老师,他还那么年轻,留下爱人拉扯两个小孩,让人不免唏嘘。

  在他的印象里,老师的一直很强壮。但是生命无常,龙逸峰在自己的学生生涯里第一次送走自己的老师。

  以前家乡有一种说法,说你这同学都要把老师给读死,用来讽刺那些年年读书经常留级的学生。今天,也算见到这现实。龙逸峰的心情有点沉重,本来计划当天就要收拾东西回老家的,最后决定明天送老师最后一程。

  由于钟老师的老家里学校很远,因此抬棺木的都是本地的农民帮忙。前来参加葬礼的人也不多,除一些至亲的人,基本上没有其他什么人,显得很冷清。还好,有毕业班的一群学生,让整个葬礼才显得不那么凄冷和孤单。

  开始,主事的村民安排龙龙逸峰等学生帮忙抬花圈、敲锣打鼓。龙逸峰和几个男同学敲锣,其他有的拿花圈,有的打鼓,队伍倒是挺大。钟老师的墓地是选在学校对面的山坡上,面朝镇中学,从学校过去,距离不算太远,但要过河,还需要上一个陡坡。上陡坡的时候,抬棺木的村民实在无法攀爬陡坡,队伍一度停滞不前。

  主事一声吆喝,所有男生全部到灌木前方的帮忙拉棺材绳子,抬棺木的人和棺木一起拉上山去。这棺材绳子在西南地区非常普遍,主要是用于需要攀爬的地段。在上山的时候,抬棺木的人基本上就是如同汽车轮胎一样,双脚停止,膝盖不能弯曲,任凭拉棺木绳子的队伍拖着走。当地人还有一种说法,自从出殡开始,直到棺木抬到坟地这一个过程,棺木是不能落地的。否则,被视为不吉利。

  看着停滞不前的队伍,学生们在主事的吆喝下主动上前,和村民们一起拉动棺材绳子,缓慢地向上山爬去。龙逸峰也把敲锣的差事交给身材较为矮小的同学,跑到前面去一起拉绳子。在上坡最陡峭的地方,师生们和村民们使出最大的力气,棺木依然难以上山,没有办法,龙逸峰悄悄地用了一丝力量,顿时大大缓解抬棺木人员和拉动棺材绳子人员的压力,大家一鼓作气,终于把棺木送到坟地。

  从坟地往回走,好几个同学的鞋子都掉了,不得不原路返回寻找鞋子。参与送行的人,都有一种了却心愿的轻松和割舍一份缘分的失落,面对逝去的人,以及同学之间即将的离别,心理还是有说不出的纠结,每个人都在默默收拾着自己简单的行李和棉被,准备离开拥有他们少年记忆陪伴他们成长的母校,还有一起欢度三年美好时光的同学。

  羞涩的年龄是不太善于表达的,同学们默默地送别一个又一个人。龙逸峰想到,这也许是同学彼此之间的最后一次如此贴近,若干年以后再相聚,不知道是何时何地,也不知道彼此是什么身份。但肯定的是,身份的悬殊和地位的差距一定存在。

  时间越长,悬殊越大。

  龙逸峰和肖静也默默地分别,倒没有太多感伤,只是有些许不舍。他们已经约定好考同一所学校。凭他们两人的成绩,不出意外的话,今年的秋天,又会在另外一个地方成为同学。当然,不一定同班。但那又怎样,只要在一个学校,蓝天白云同样属于他们。

  两人还约好,暑假的时候肖静会去玉马塘,看看龙逸峰所说的朝天山,还有那里茂盛的森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